团安

颜狗。cp杂食【异常杂食
微博:cloudybear_
长期约同好 ︿( ̄︶ ̄)︿

【宋秦】再会

 *人物及故事背景均不属于我

*私心扩写的故事结尾

*宋义秦风cp向

 

“我刚才救你的时候,你想到的就是这些?”

 

不是的,秦风想回答他并不是的。那时他不仅大脑当机,整个身体也因为恐惧而僵直,没有剩余的力气去思考些什么了。只是宋义那只手的握得太紧,力量和温度穿透皮肉直达筋骨,让他瞬间回了神。他是瘫软在地靠着墙调整呼吸和心率时方才恍然。

 

秦风不想分析这句话包含了怎样的感情色彩,他别过头中断了二人的目光相接,转而注视着祭坛出口处惨白的灯光。他深知自己缺少历练,身处险境时很难保持镇定,恐惧像是他甩不掉的跟随者,但这一点无需向任何人解释。

 

宋义早就收起了他假装的那一套宽厚迟钝,嬉皮笑脸地质疑着秦风的一切推理结论,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他脸上好看的酒窝。他的头发因为刚刚与罪犯的纠缠更加肆无忌惮地盖住了双眼,但秦风还是感受得到他认真的、一错不错的凝视,像是在研究着什么。于是他更努力地使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能连贯起来,脑海中却不明缘由地浮现出露宿街头饥寒交迫的凌晨时分递到面前的那一杯泡面。

 

宋义死不承认地打起了太极,搬出他的深渊理论。秦风听着他难得一本正经的念叨,盘算着这次谈话应该到哪里结束。从确认宋义是个谎话连篇的阴谋家开始,在这充满难题的闹剧一般的三天时间里,秦风总会留一份心神放在宋义身上,迫切地想找出他的一丝破绽或是他身上某一些真实的成分。宋义的演技炉火纯青,从刚碰头时就开始了他的表演,掩盖住了一切指向他的线索。秦风确认宋义就是Q,或者说Q只不过是宋义的虚拟身份之一,只是大神Q不能轻易露面,名不见经传的宋义可以通过嫌疑人的身份参与到整个案件中。

 

秦风很清楚自己关于宋义的得到所有结论都只能是猜想,得不到当事人一个字的承认。顺风车杀人是他对宋义最恶意的揣测,这场对话的目的也是试探宋义的反应。秦风内心隐隐期盼宋义的辩解,或许陆国富的死只是场意外,宋义利用这场游戏只不过是想接近陆国富完成他的调查而已。但目前为止宋义的反应毫无破绽,对于杀人的指控一直是毫不在意又饶有兴致的样子。

 

“我说偶像”,宋义突然收起他的河南腔调打断了秦风的思考:“你的推理完全合理。”

 

秦风不可置信地扭过头,难道他要承认了?

 

宋义看着他的眼睛,接着徐徐道:“但合理的不一定是真相,真相有时是不合理的。”

 

他们二人静默地对视,夜风穿过刚刚打破的玻璃,游荡在他们周身的空气里,气氛回归了这座祭坛本应具备的静谧。

 

先破坏气氛的是宋义,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抢过秦风手中的“证物”闪身便跑。老实说秦风到现在还有些腿软,等他站起来想追的时候那人已经蹿到出口了。

 

罢了罢了,秦风想着。那份小小的证据其实起不到什么关键作用,就算宋义是个双利手也很难说明什么。真正的罪犯已经落网,除了他以外没人去纠结更本质的真相。而宋义的解释哪怕只有含糊不清的一句,他也愿意相信了。

 

“我知道先找到宋义的一定是你或者野田昊。”宋义的声音突然传来。

 

秦风猛得抬头,看见他侧身站在入口处,从祭坛内一眼望去只有一个黑暗的剪影。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很多。

 

“我很高兴是你。再会。”

 

那人走远了。

 

============================================

 

秦风缓步走出医院回到马路上,街灯黯淡,光晕的边缘很快地模糊,趁得四周的黑暗更加幽深,宋义早已经无迹可寻。他和唐仁走了两个街区才搭上一辆计程车,终于在凌晨回到了七叔的宅邸。拿到自己行李的时候秦风内心一阵如释重负,随后一头钻进了浴室洗了个痛快。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到被胡乱丢在地板上那件抢来的破烂风衣,这一周的美国之行倒带一般在脑海里回放。想起宋义一路上人人喊打、躲躲藏藏、动辄被揍得很惨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他最终把那件风衣塞进了行李箱,暗暗思忖着另外二位同款拥有人会不会做一样的事。

 

这便是结束了,他想着,就此别过。

============================================ 

在机场与陈英和KIKO告别时,秦风充分展示了首都人民的热情好客,没想到这位黑客小姐当场回答他“立刻有!”

立刻有?立刻有也没见你去买个票啊。秦风感觉一头雾水,幸得唐大师点拨,连连感叹这年头想搞清楚女孩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可不比破案容易啊。准备进安检口时秦风突然敏锐得感受到背后的一束目光,他迅速回过头,在送别的人群中隐约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蓬乱的头发、松垮垮的墨蓝色衬衫。他伸长脖子想确认这个事实,然而这次不管他的目光怎样搜索,潮水一般的人流中那个身影又像是没有出现过。“Q......”他喃喃道。

 

唐仁在后面推他,一如既往神经大条地打断:“还Q什么Q啊,KIKO都说他不在美国啦!说不定下次碰到好难的案子,他就会出现跟你比一比啦!”秦风闻言笑了笑。

 

百足之虫,三窟之兔。下次你会怎样出现?

 

再会。他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end